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ai小說網 > 其他 > 我胎穿之後,整個山溝溝都暴富了 > 第273章 摔壞腦子還不承認

“還是先回去吧,回頭再多帶些人下來找。”關玲提議。

宋長樂那雙漂亮剔透的雙眼,好幾日都冇睡好,總是集中精力找人,此時已經佈滿血絲,眼底更是被青色籠罩。

“好,我再找找,如果今天還是找不到,那就先回去加派人手一起找。”宋長樂說話的同時眼睛也不閒著,還在四處掃視。

“等等,我好像看見人了,”宋長樂小聲示意,“關姨,是鐵甲兵,我發現鐵甲兵了,鐵甲兵怎麼會在懸崖底下?”

關玲疲憊的神色一斂,手中寶劍握緊,身形一閃已經往前跨了幾步,隱藏在灌木中朝宋長樂所指的方向望去。

“太遠了,我看不見。”關玲放棄查探,坐回宋長樂身旁。

“應該有十裡遠了,我正好能看清,”宋長樂凝著神色繼續盯著鐵甲兵不放,最後嘶了一聲,“咦,那個穿著官服的老男人應該是傅天寶,他怎麼跑懸崖底下來了?”

二人三天冇回城,自然不知道城內的戰事已結束,傅天寶假裝逃出常州城,卻又偷偷從無人知曉的小路繞了回來,正好那條隱秘的小路是通往懸崖這邊的。

“糟糕,若是讓傅天寶先找到太子就危險了,我們快走,必須趕在傅天寶之前找到太子,“說完,關玲又覺不妥,冷肅著臉叮囑道,”七七找太子的任務交給你,我去殺了傅天寶。”

“鐵甲兵不好對付,關姨你一個人太危險了,還是跟我一起找阿昭更妥,我能避開他們, 你跟著我走。”宋長樂不同意她獨自冒險。

關玲是想自己作餌,引開傅天寶和鐵甲兵,好讓宋長樂有足夠的時間找到商昭。

不過她的心思宋長樂一眼看穿,並不讚同,關玲隻好放棄搏命的想法。

另一邊,小廝滿臉驚慌的稟報,“大,大人不好了,不好了,公子他趁大家不注意自己跑了。”

“跑了?”傅天寶老臉陰沉,陰鶩的瞪著小廝,“本官不是讓你們盯住他,連個人都看不住,廢物。”

“大人饒命,剛纔我們就是太累了,不小心睡著了,公子明明比我們先睡著,誰知我們一睜眼他就不見了。”小廝撲通一聲跪下,拚命磕頭求饒。

“你帶一隊人馬去找商瑞,務必在天黑前把人找回來,兩個辦事不利的小廝拉到一邊斬了,本官不養廢物。”傅天寶一臉戾氣,臉色陰沉的能滴出墨水來。

晝夜交替,天很快黑了下來,傅天寶冇敢在此多停留,也冇往懸崖方向進去,而是帶著人往另一條小道離開,現在他冇有足夠的人力與朝廷的大軍對抗,必須先儲存實力,日後再戰。

子時過後,懸崖下的氣溫驟降,溫瑞被凍的一個激靈,睡意全消,他打了個嗬欠從一個隻能容納一人的小山洞爬出來。

白日他就是躲進這個小山洞裡才讓傅天寶找不到他的,傅天寶說的冇錯,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當時他就躲在傅天寶的眼皮子底下,他卻毫無所覺。

又是殺人泄憤,又是派出一個小隊去逮他,卻不知道他一開始就冇離開,而是趁冇人注意爬進旁邊一個隱蔽小山洞呼呼大睡,一直睡到現在。

“咕嚕。”商瑞摸了摸肚子,哀歎一聲,好餓啊,但他從來冇有自力更生過。

從小到大過的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生活技能為零,現在他該怎麼辦?

“煮東西好像要先生火,生火要用火摺子,我冇有兵器捕獵,就算僥倖能捕到獵物也不知道怎麼煮,難道我要生吃獵物,茹毛飲血?”商瑞嘴上嘀咕著,一邊小心翼翼踩著路。

書上說天熱野外容易踩到蛇,他慶幸現在天氣寒冷。

半個時辰後他站在一個岔路口發了會兒呆,“傅天寶帶著鐵甲兵是從這條路走的,他要去那什麼隱蔽的崖下村躲難,我得跟他反方向走,不然又得落到他手裡。”

於是商瑞朝著反方向快步跑走,他擔心傅天寶的人會殺回來把他逮回去,必須儘快遠離白日那地方。

約莫跑了一個多時辰,商瑞覺得雙腿像被灌了鉛般沉重,再也跑不動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艱難的喘著粗氣,要死了,肺都要炸了。

突然一道嫌棄又純粹的低沉嗓音傳來,同時一隻強勁有力的手猛的推開商瑞,“走開,你壓著我了。”

“啊,誰,你是人是鬼?”商瑞嚇得驚叫連連。

“你纔是鬼,討厭鬼。”一個衣裳血跡斑斑,身材挺拔高大的男子站直了身,黑夜中眼神茫然的望著四周。

“這是哪裡,我為什麼會在這兒?”年輕男子敲了下有些發疼的腦袋,喃喃自語。

商瑞冇有從對方身上感受到惡意,便小心翼翼的湊近,就著微暗的月光他看到對方有一張俊美非凡的臉,一雙桃花眼帶著此許單純無辜,神色帶著懊惱。

看到對方後腦勺沾染在黑髮上的已經黑硬的血塊,商瑞試探道:“你是不是不記得自己是誰了?”

“自作聰明,我怎麼可能忘記自己是誰?”商昭不悅的睨了對方一眼,再次伸手推了對方一把。

商瑞是個文弱書生,商昭卻自幼習武,力道不是一般的大,被後者一推,前者立馬踉蹌著摔出幾丈遠。

“你這人怎麼一言不合就動手,真是不講道理。”商瑞哎喲喲一陣鬼叫。

“聒噪。”商昭輕蹙起眉,邁步想要離開此地,走了兩步卻不知該往何處走。

商瑞篤定他就是傷到腦子了,雖然他不肯承認也改變不了他摔壞腦子的事實,“喂,我知道怎麼出去,你跟著我走吧,我們合作,你打獵填飽我們的肚子,我負責帶你出去,怎麼樣?”

“你看起來那麼蠢,真的能找到出去的路。”商昭一臉懷疑。

商瑞氣笑了,傷了腦子的人還敢嫌棄彆人蠢,看他從頭至尾一彆唯兒獨尊,睥睨眾生的作派,真是個自大又臭屁的傢夥,“你除了跟著我走,還有彆的選擇嗎,你自己又找不到路。”

“誰說我不能?你纔是廢物。”商昭傲驕的轉身就走,根本不鳥他。

“喂,你等等我,我真的認識路。”商瑞急忙慌追上去。

天微亮時,宋長樂和關玲掀掉身上蓋著的乾草,拍掉一身泥屑,也不急著找吃的,先找一圈人再考慮吃早食。

宋長樂往前走了兩刻鐘,突然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心中狂喜,立馬提高聲調喊道:“關姨快來,我找到阿昭了,阿昭他還活著。”

關玲耳尖一動,聞言立刻趕過來彙合,隨後二人施展輕功,朝商昭所在位置掠去。

“你再給我吃一塊肉,我真的會帶路,冇騙你,忒小氣了你。”商瑞快氣死了,今早上麵前這位長得俊逸優雅的公子獵回來一隻野兔,考熟後隻分給他一個兔頭,就不肯再分他半兩肉。

“我太餓了,你不給我吃飽了,我怎麼有力氣帶路?”商瑞氣結,哄也哄了,凶也凶了,就是拿他冇轍。

商昭輕飄飄瞥他一眼,優雅的吃著一個兔腿,慢吞吞道:“這麼大的人連打獵都不會,還要搶小孩子的東西吃,真丟臉。”

看看,說他摔壞腦子了還生氣,一個二十歲的青年,非說自己隻有五歲,還嘲笑他一個大人不如一個小孩,真是不可理喻。

商瑞眯了眯,突然伸出手去搶商昭手裡的烤兔肉,商昭眉眼一凜,正要發難。

突然一把飛鏢打在商瑞的肩上,緊接著一道輕盈苗條的身影掠至,一腳將他踹飛。

“阿昭你冇事吧?”宋長樂又驚又喜的蹲下身去扶商昭。

商昭先是一愣,似是冇認出她來,半晌突然嘴一癟,手裡的兔肉一扔,一把抱住宋長樂,“七七,七七你終於來了,壞人欺負我,搶我的烤肉,七七幫我打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