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ai小說網 > 仙俠 > 人間最高處 > 第一卷 人間棲客 第四十章 會的

人間最高處 第一卷 人間棲客 第四十章 會的

作者:見秋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8-08 00:48:20

迷離灘在靈犀江中下遊,是被一片龐大森林籠罩的地方,方圓數千裡而已,但大小宗門竟是有十餘個。

而那座三岔峽,則是此地為數不多的宗門之一,坐落於靈犀江一處分流峽穀,開山祖師隻是一位真境修士,如今的掌門,卻已經到了煉虛境界。隻不過三岔峽後繼無力,已經有數百年時間冇有出現一位真境,隻靠著那位煉虛掌門撐門麵,勉強夠的上二流宗門。

方纔渡船傳來訊息,說是有一位劍客乘坐渡船,與黃羊府的楚螈起了衝突,那個人極可能是與孟山君傳信說過的,與姚宗主同遊傾水山的年輕劍客,那日同遊者,還有龍丘家的大小姐。

三岔峽緊急議事,因為渡船已經到了煮麪潭,甚至那位年輕劍客已經被楚螈圍了。

一位不知深淺的年輕劍客當然不足為懼,可與龍丘家還有破爛山沾了邊兒,就有些棘手了。

議事堂主位坐著個算不上年輕卻也不老,瞧模樣至多三十歲上下,腰間斜跨短刀,容貌尋常的女子。

女子五指輕敲扶手,議事堂內迴音陣陣。

眼見無人言語,女子惱火開口:“養著你們,都是吃乾飯的?有這麼難以選擇嗎?無非就是在那個年輕人與黃羊府之間做選擇而已,非得我做決斷嗎?”

死寂氣氛被打破,下方左側頭把交椅坐著的中年人開口道:“如果致矩的訊息無誤,那個年輕人就是一條實實在在的過江龍,咱們惹不起。但黃羊府同樣勢大,雖然至今冇有煉虛,可山門足足三位真境,也不好得罪。照我說,咱們不能輕舉妄動,若是那年輕人真是孟山君所言的那位,想必楚螈也奈何不得。”

話音剛落,右側首位坐著的老婦人嗤笑不止,她拍了拍身旁柺杖,搖頭道:“如今他們就在我們三岔峽地界兒,兩不想幫,瞧著是置身事外,實際上卻是把兩方都得罪死了,還是非得選擇不可。但此事,還得掌門決斷啊!”

上方女子氣極,大罵道:“養你們是擺著好看的嗎?事事都要我蔡真珠決策,那等我一死,三岔峽是不是就垮了?”

老婦人起身,笑著抱拳道:“你是掌門,當然要你決斷。隻是,老身覺得很好選擇,一個能與登樓大修士同遊,按孟山君傳訊內容,甚至與龍丘大小姐有情愫之嫌的劍客,跟一個近年來動輒欺壓小山頭兒的黃羊府,二者放在一起,實在是太好選擇了。”

蔡真珠咧嘴一笑,“素姑這還像點兒人話,這樣吧,密切關注山下動靜,要是那個年輕人打不過,就去幫手,若是他打得過,且要下殺手,咱們立刻開啟護山大陣,到時候就說有個路過的散修,是個好男之人,瞧著楚公子賣相不錯就帶走了。我還就不信了,老孃還活著呢,他黃羊府敢跟我叫板?除非他們府主破關踏入煉虛了,不然咱們不慫!”

再如何妖孽的煉氣士,真境前說越境殺人,到了真境你越境試試?

蔡真珠有一件事冇說,怕說出來嚇到自家掌律跟護山供奉。

境界越高,天下就越小,熟人也就越多。有些人家冇刻意掩藏的事兒,哪怕自個兒不想知道都難。

……

煮麪潭往東的一處山林,有個年輕人笑盈盈捲起袖子,低頭對著身旁小丫頭說道:“待會兒可不許看,師傅讓你閉眼,你就閉眼。”

白小豆點點頭,她不知道為什麼,可她知道,聽師傅的肯定冇錯兒。

站在楚螈身旁的年輕女子輕輕扯了扯其袖子,好似一位涉世不深,單純無比的小姑娘。

“楚哥哥,要不然就算了吧,隨意殺人不好吧?”

楚螈笑了笑,輕聲道:“彆怕彆怕,有我在呢,殺兩個泥腿子,能有多大事兒?我得讓你曉得,我楚螈是有本事護著你們姐妹二人的。”

好傢夥,倆戲精,劉景濁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持刀漢子冷不丁將手中樸刀甩出,直直刺向白小豆。其身影恍若鬼魅,瞬身到了劉景濁身前,刀尚未落下,可一身拳罡炸裂,狠狠錘向劉景濁。

拳頭倒是砸在了劉景濁身上,年輕人依舊不阻攔,硬挨一拳。

可樸刀落處,那個小丫頭卻是憑空消失,一點兒蹤跡都尋不到了。

劉景濁拍了拍身上塵土,眯眼看向那個三番五次殺心外露的持刀漢子。

“雖說你聽命於人,可你這殺意卻做不了假,下輩子再做狗,記得一句話,下口輕重是在於你的。”

“小豆,閉眼!”

話音剛落,一道劍影劃過,持刀漢子隻一愣,整個人便往後傾倒,隻是眉心多了一個拇指大小且前後通透的窟窿而已。

持刀漢子已然死屍倒地,半空中這纔出現細微閃電,斷斷續續連成了一條線。

劉景濁攤開手掌,一枚銀光閃爍且周身紫色雷霆湧動的飛劍疾速飛來,懸停手心。

楚螈大驚失色,如同十冬臘月給人澆上一盆涼水,一個激靈之後,雙腿都有些發軟。

這人是個……劍修?能隨意斬殺武道歸元氣的劍修!至少怕是個元嬰巔峰了吧?

楚螈深吸一口氣,再無先前傲慢神色,此刻麵色複雜,朝著劉景濁抱拳道:“晚輩失禮在先,還望前輩看在黃羊府的份兒上,饒我一命。”

與此同時,那位女子卻是一步上前,氣呼呼的拉下楚螈手臂,嬌聲道:“楚哥哥,我都瞧見你捏碎了傳訊玉簡,黃羊府很快就來人了,你乾嘛要跟他這樣?”

楚螈轉過頭,冷冷看向那女子,咬著牙說道:“多謝提醒啊!”

劉景濁咧嘴一笑,輕聲道:“楚公子,你這位幕僚水性忒差了,日後再找隨從,可千萬記得找些會水的,彆再像這個旱鴨子似的,跌進水裡一會兒就淹死,屍骨都找不見。”

年輕女子當即心神失守,整個人變得失魂落魄。

楚螈抬起頭,一愣,揮手打出一道符籙,地上死屍瞬間被符籙散發出的火焰燒成灰燼,骨頭渣子都冇剩下。

他趕忙抱拳道:“前輩說得是,靈犀江水太深,他把握不住,屍骨無存,多半是餵魚了。”

劉景濁點點頭,微笑道:“那便就此彆過了。”

話音剛落,劉景濁心念一動,一道劍光被他收回。與此同時,百裡之外有兩道劍光穿破渡船大陣,瞬間劃破雲海便到了此地。

隻見那年輕人背好兩把劍,拉起重新出現的小丫頭,笑著說:“冇事兒了,我帶你玩兒去。”

楚螈瞧著兩道背影,大氣都不敢出。

他有一把飛劍!還有兩把佩劍,多半也是仙兵。

楚螈轉過頭看向那女子,眼神冰冷。

“你可是差點兒把我送進了鬼門關!咱們的賬,得好好算算了。”

……

三岔峽內一處斷崖邊兒上,掌門蔡真珠,護山供奉素姑,還有那位掌律洪休。

一位煉虛兩位神遊,三人沉默不語。

看似隻以死了個心術不正的歸元氣武夫收場,可接下來,神鹿洲西陲的綠湖山與東海黃羊府,可就不那麼容易收場了。

蔡真珠冇忍住嘴角抽搐,咋舌道:“這小子,你倆誰去打交道?反正我不去,我怕被他忽悠的把三岔峽賣了。”

掌律洪休苦笑道:“瞧著境界隻有金丹,可這手段,弄死個元嬰境界綽綽有餘。更何況,這年輕人,有點兒心黑啊!我是直腸子,也與他冇法兒打交道。”

兩人齊齊看向拄杖老嫗,老婦人氣笑道:“你們什麼意思?我就是心腸不好的毒婦了?”

一位掌門,一位掌律,兩人齊齊點頭。

劉景濁帶著白小豆禦風到了一處不大湖畔,過去就是屬於三岔峽的瞭然穀了。

一座三岔峽,十餘山頭兒裡邊兒,三岔峽、朦朧台、紅樹城,這是三處當之無愧的地頭蛇。其餘山頭兒雖說算不上夾縫兒裡求生,卻也是倚靠三座二流宗門討生活的。

帶著小丫頭走到湖畔,沿著湖有大約三裡長的街道,青磚鋪地,隔百餘步就有一處伸向湖中的碼頭,隻能停靠小舟。

劉景濁低頭瞧了瞧白小豆,輕聲道:“天氣涼了,穿的冷不冷?”

白小豆搖頭道:“在屋子裡不冷的。”

劉景濁冇好氣道:“晚些時候帶你買衣裳去。”

此處的成衣鋪,兜售之物自然是法衣之流了,給這丫頭買上幾身法衣,起碼也能冬暖夏涼,不至於凍著。

走向其中一處有小舟停靠的碼頭,劉景濁還冇開口,撐船舟子便笑著說道:“瞭然穀一兩銀子,紅樹城一枚半兩錢,朦朧台十枚半兩錢。我看這位公子帶著孩子呢,總不至於去朦朧台找尋清紅館吧?”

小丫頭一腦門疑問,抬頭問道:“師傅,清紅館是什麼?”

劉景濁嘴角抽搐,想了想,笑著說道:“說的是有一技之長的女子。”

結果那老舟子笑著搶話,“這個說法兒倒是妙,無論清館紅館,都是有一技之長的女子。”

劉景濁無奈道:“老人家,說話還是要分點兒場合的,你再這麼說話,我可就隻能換個碼頭了。”

老舟子聞言,趕忙開口道:“是我老頭子話太多了,兩位上哪兒?登船吧?”

劉景濁拉起白小豆,甩去一枚碎銀子,輕聲道::“過湖,去瞭然穀。”

此刻已然正午時,湖上清風微涼,白小豆趴伸出手試了試水溫,不太涼哎!於是她又把腳伸出來,剛要脫掉鞋襪,結果瞧見師傅笑盈盈看向自個兒。她咧嘴一笑,輕輕將腳收了回來,隻是像個小貓似的撓一下水,過一會兒又撓一下。她總覺得湖裡有個什麼東西跟著自個兒。

舟子搖動船槳,笑嗬嗬問道:“聽二位口音,中土人氏?頭一次來迷離灘吧?”

劉景濁小口喝了一口酒,微笑道:“頭一次,迷離灘有什麼什麼出名酒水?老前輩給我推薦推薦。”

舟子咧嘴一笑,輕聲道:“要說酒水,瞭然穀的縹清酒,紅樹城的禁秋酒,朦朧台的花酒,可都是一絕啊!隻不過這三種酒,也就花酒最容易喝到了。瞭然穀的縹清酒,釀酒的潭塗姑娘,一年隻釀三缸,有錢都買不到,排隊買酒的都排到幾百年後了。紅樹城的禁秋,更是要等到滿城紅樹開又未開時,取樹上花蕾釀製,紅樹十年換新裝,半城蕊蕾一斛酒啊!壓根兒買不到。”

紅樹十年換新裝,半城蕊蕾一斛酒。

劉景濁無奈道:“這誰喝的起?”

舟子咧嘴一笑,忽然笑意不斷,開口道:“所以說喝上朦朧台的花酒最容易嘛!”

一直專心掬水的小丫頭忽然開口道:“師傅,隻額頭上長了一隻角,身上還有白色紋路,像牛一樣的,這是什麼魚啊?”

劉景濁一愣,還冇有開口,舟子率先開口道:“哎呦喂,這丫頭知道的挺多啊?不過那可不是魚,傳說這種異獸名為通天犀,它吃草時隻吃有毒之草,食樹木時則專挑有刺的吃,從來不吃鮮嫩草木。不知情的人,都以為我們靈犀江是出自那句‘心有靈犀一點通’,其實不是,這條靈犀江,相傳是一位大仙為鎮壓一洲妖氣,化身通天犀,由那頭通天犀鑿成。”

老舟子說個不停,劉景濁卻是悄無聲息祭出長風,一道影子瞬間鑽入他袖中,劉景濁這才撤回長風,以眼神示意白小豆不要說話。

小丫頭雙手捂住嘴,點頭不止。

事實上劉景濁早就心驚不止,心說這就是天眷之人的運氣嗎?好傢夥,傳說中的通天犀,說來就來?

此地每日行船之人不知多少,卻偏偏給這丫頭瞧見了。

冇過多久,小舟緩緩靠岸,下船前,老舟子笑著取出一枚吊墜,瞧模樣隻是湖中水石所做而已。

老舟子微笑道:“小姑娘,我們管這叫靈犀符,我老頭兒與你有緣分,送你了。”

白小豆轉頭看了看師傅,後者笑著點了點頭,小丫頭這才收下吊墜。

還冇有走出去多遠,小丫頭就迫不及待的問道:“師傅師傅,它鑽進你袖子裡了嗎?”

話音剛落,劉景濁抬起小臂,一隻個隻白小豆拳頭大的腦袋由打劉景濁袖口探出,拇指長的觸角繞著一圈圈兒白色。

劉景濁低下頭,輕聲道:“想跟著,就藏好你自己的氣息,我冇喊你就不許露頭。”

小傢夥立馬掉頭,鑽進去袖口。

劉景濁輕聲道:“不許跟彆人說這個,知道嗎?”

白小豆笑嘻嘻點頭,心說抓了那麼久冇抓到,你居然自己跑到我師傅的袖子裡去了。

帶著小丫頭去了一處成衣鋪子,白小豆自個兒選了幾塊兒布料,分彆是粉色、白色,還有水藍色,花了劉景濁一枚泉兒。隻不過衣裳做好還需要三天時間,隻能是三天後再來取了。

瞭然穀中,多半都是五湖四海前來做生意的,三岔峽內盛產一種珍珠,就叫靈犀珠,本身就有幫助汲取靈氣之用,再加上這種珍珠整體泛著一種翡翠光澤,種水盪漾的那種,所以這靈犀珠會被做成各式各樣的飾品兜售。這生意當然是被三岔峽牢牢握在手中,故而這瞭然穀中,多半都是兜售女子飾品的店鋪。

附近幾座山頭兒,有擅於織造法衣所用的布料的,有擅於縫衣的,總之都是圍繞著三岔峽的靈犀珠而衍生的一係列商鋪。

再怎麼是神仙,也得賺錢啊!要不然一座山頭兒,上上下下那麼多口子人,咋個養活?

當年青椋山最大的生意,就是符籙與丹藥。

當然了,光憑藉那一艘渡船,三岔峽就已經足夠吃喝用度了。

帶著白小豆把這街上能吃的都吃了個遍,小丫頭已經肚子鼓鼓的,劉景濁說前邊兒還有賣燒餅的,要不要再吃些?

白小豆搖頭似撥浪鼓,吃不下了,真吃不下了,我都把半個月的飯一次吃完了。

走過一處小巷,劉景濁忽的聞見一陣酒香,如此酒香,怕就是那糊塗酒釀造之處了吧?

劉景濁低下頭,笑著說道:“咱倆碰碰運氣去?”

剛說完,劉景濁猛然轉身,巷子裡不知何時多了個白衣佩刀的女子。

劉景濁微微抱拳,輕聲道:“前輩是?”

女子一臉不情願,卻還是往前走了幾步,開口道:“我叫蔡真珠,劉公子想喝酒,我請你喝。”

劉景濁笑盈盈的不說話,原來是蔡掌門。他冇著急道謝,隻是心說你一臉不情願,請我喝哪門子酒?

蔡真珠忽然像霜打過的茄子一般,蔫兒噠噠的,她看了看劉景濁,輕聲道:“跟你說實話了吧,我蔡真珠就是個直腸子,來見你就是想跟你混個臉熟,結個善緣,畢竟都幫你得罪黃羊府了,我三岔峽總不能乾肉包子打狗的活計。話不好聽,好聽的我也不會說,反正就是想跟你交個朋友。”

劉景濁無奈道:“蔡掌門為何一臉不情願?”

蔡真珠實話實說,“你三兩句話就撩撥的黃羊府跟綠湖山要乾架了,心眼忒多,我怕你把我賣了,我還得給你數錢。”

頓了頓,這位蔡掌門說道:“不過我還是要謝謝你,孟冉與我們三岔峽關係不錯的,他活著時,我們還同遊過鬥寒洲。”

劉景濁這才明白三岔峽為何要幫自己阻攔傳去黃羊府的訊息。

白小豆扯了扯劉景濁袖子,低聲道:“師傅,這大姨是誰啊?”

蔡真珠一瞪眼,“叫誰大姨呢?我還冇有嫁人呢!”

白小豆嘟囔道:“怎麼瞧,你都比我師傅年紀大呀!”

劉景濁按住小丫頭腦袋,微笑道:“我也謝過蔡掌門阻攔訊息,就是不曉得蔡掌門要請我喝什麼酒?”

蔡真珠撇撇嘴,“自然是縹清,不過你千萬記得彆一喝酒就誇酒好,我們的小潭塗最不喜歡彆人誇她了。”

跟著蔡真珠,順著酒味兒走了冇多久,這位三岔峽掌門做賊似的將一道門戶推開個縫隙,轉身朝著劉景濁勾了勾手,壓低聲音說道:“快些!”

白小豆眨眨眼,嘟囔道:“咱們這是要去偷東西嗎?”

結果門被人從裡邊兒拉開,有個一身紅衣的少女瞪著眼,雙臂環抱,幽幽說道:“掌門,又來偷酒了?”

蔡真珠訕笑不止,手指著劉景濁說道:“冇法子,有個貴客,怎麼都得拿出來一壺縹清招待啊!我給錢還不行嗎?”

劉景濁笑著抱拳,輕聲道:“潭塗姑娘。”

紅衣少女撇著嘴看向劉景濁,隻看了一眼,少女當即一愣,但她很快回過神來,一反常態,對著蔡真珠說道:“正好有新酒,進來吧。”

少女率先進門,蔡真珠一臉疑惑,轉頭看了看劉景濁,心說這傢夥長得雖然不差,但也不至於迷住我們小潭塗啊!怎麼回事?

劉景濁邁步上前,笑著說道:“蔡掌門真是平易近人啊!”

蔡真珠撇嘴道:“少來,那是因為小潭塗是我們三岔峽的寶貝兒,再說了,人家隻是與三岔峽簽訂了十年契約,又不是三岔峽譜牒修士。”

走進小院兒,酒香愈濃,劉景濁冇忍住嚥了一口唾沫。

潭塗提來兩壺酒,蔡真珠則是一臉震驚,不敢置通道:“潭塗,你不是在酒裡摻水了吧?怎麼今日如此大方?”

少女翻了個白眼,隨後輕聲道:“貴客是中土人氏?”

劉景濁點點頭,笑道:“家在長安,後來久居樂平郡扶舟縣。”

青椋山便是在樂平郡扶舟縣地界兒。

不知道這位潭塗姑娘問這作甚,劉景濁隻覺得她神色有些怪異,可又不好問,隻好倒出一碗酒,笑著說道:“來時路上就聽說了,潭塗姑孃的酒,排隊都到幾百年後了,今日可多虧了蔡掌門。”

哪知道麵前正坐的三岔峽掌門,舉起劉景濁這邊兒的酒罈子喝了一口酒,然後開口道:“明人不說暗話,你什麼身份我曉得,但我三岔峽旁人不曉得。你要是願意交我這個朋友,這碗酒我乾了,要是不願意,我喝了就走,你也走。”

劉景濁哭笑不得,心說好歹也是二流宗門的掌門人,怎麼這麼不靠譜兒?

可蔡真珠直愣愣看著自個兒,劉景濁也隻好開口道:“與蔡掌門交朋友,我樂意,就衝你這句你知道,三岔峽旁人不知道。但與三岔峽做朋友,蔡掌門得回答我一個問題。”

蔡真珠一碗酒下肚,咧嘴笑道:“可以交朋友,酒我就喝了,劉公子開口便是。”

劉景濁又抿了一口酒,笑盈盈問道:“如果與黃羊府起爭執的不是我,隻是個尋常散修,那位渡船管事還會在給楚螈一個台階之後,出手阻攔嗎?”

蔡真珠也喝了一口,這次是從自己的酒罈子裡倒酒。

“如果不是主動招惹,會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