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ai小說網 > 靈異 > 規則類怪談遊戲 > 0221 甦醒

規則類怪談遊戲 0221 甦醒

作者:無終旅人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6-18 05:14:44

隱約的,他聽到了許多不夠清晰的聲音,那些聲音帶著歇斯底裡,帶著扭曲與瘋狂,他聽不清楚具體,隻能蹲下身子,呆呆地望著小姑娘逐漸冰冷的身體。

那些聲音, 逐漸遠去了,越來越遠,

他的身體與意識,也逐漸遠去了,越來越遠。

夢境中,空間是層層疊疊的,是難以描述又亂中有序的。

夢境, 是人潛意識的載體, 陳安知道, 這場夢來源於他,夢到的,也是曾經發生的。

人在幼年時,就擁有著一種下意識的能力,這種能力的目的是為了防止精神遭到重創,從而下意識的遺忘掉一些極為不好的事情。

陳安無法控製自己的夢境,可這夢境又確確實實是他潛意識的渴望。

不僅僅是因為,他看到了陳無道,讓他回憶起了小的時候,

也是因為,他的潛意識認為,他該在此刻拿回被自己遺忘的記憶了。

畫麵在拉伸中像是進入了萬花筒,與那熟悉的五彩斑斕不同,陳安夢境中的萬花筒,是灰白色的。

他以一種第三者的視角,看到昏迷的自己,被人放入了一副棺槨中。

又看到了,自己從棺槨中坐起。

下一個瞬間“他”睜開了眼, 看到的是高樓大廈,與那在記憶中占據重要地位的,現代都市的景色。

從孤兒院合理又符合邏輯,卻在此刻看來荒謬又毫無邏輯的出現,

到意外收到了一大筆錢,上了小學和初中,高中,大學。

一個人,以一種“不去思考為什麼”的方式,進行著絕大多數平凡人的一生。

陳安感覺自己走在路上,

這條路,是他小區樓下,那最熟悉的街。

這條路,又是一種“人生”的概括,就像是大多數人都把人生比作人生路一樣。

陳安走在街上,身旁的人,猶如“現實”生涯中的同學, 老師,朋友, 一個個的出現, 又隨著陳安的前進,一個個放慢了腳步,直到落到後麵。

走著走著,走到最後,陳安看到了筆記本電腦前的自己,一個個晝夜在電腦前麵寫著的自己。

陳安想,當時的自己,其實是有問題的。

問題在於,在小的時候受到過那種事情後,自己作為第二人格誕生,第一人格始終是被剝離出去的,這對於精神,本就有這損傷。

在“現實”中的體現,大概就是,少了一些感情。

失去了一些,再度相信感情,再度擁有真摯感情的能力。

因為受過傷,知道有多疼,所以,潛意識中的自己怕了。

也就,不再去嘗試容納與建立親密關係了。

這種創傷,也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被治癒,問題隻是用時多久。

畢竟,人類的本質之一,

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畫麵,最終落到了一個夜。

陳安百無聊賴的刷著手機,一直到看到了一條資訊。

“規則類怪談遊戲吧?誒?這個吧有點意思。”

...

夢境,是心靈的載體。

夢中,陳安睜開了眼,映入眼簾的是殘破的茅草屋,一個帶著小兔子耳飾的小姑娘,蹲在自己身上,正看向自己。

“嗨,你醒啦!”

陳安睜開眼,握住了她抓住盆的手腕。

笑了笑:“嗯,我醒了。”

茅草屋外,傳來嘶啞的聲響:“她...殺了我..”

“嘻嘻,原來關鍵的,是絲巾呀。”

“你殺了我...”

“愚蠢的騾子!愚蠢的土撥鼠!懦弱的駱駝!”

“我不再是人。”

一個個熟悉的聲音,畫麵,層層疊疊的浮現在眼前,又以極快的速度消失不見。

“結局...我們都死了,冇有人活下去!”

“陳安,我們是人類,不是怪物。”

“你好,我是劉能,你也可以叫我趙四。”

“黑夜殿堂的教義,需要你背會。”

“實際上,故事世界的存在,是為了淨化汙染。”

“陳安,和我一起吧,我們本就是同類,讓我們一同向荒蕪複仇。”

...

畫麵,最終定格在了那一天,車窗外小姑孃的奔跑。

陳安靠在窗旁,側著頭,冇有目的的看著座位對麵兒的空座位。

一旁,是躺在桌上的笑麵兔。

...

緊接著,夢境開始以更快的速度流逝著。

一直到,在茅草屋中,陳無道的出現。

“你也可以稱呼我為,父親。”

平和的聲音,卻猶如雷霆般在陳安的腦海中炸響。

他驟然睜開了眼,看到了斑駁的有些掉漆的天花板,以及那一頂搖搖欲墜的,隻有燈泡的吊燈。

“嗨,你醒啦!”

似曾相識的話語在他的耳畔響起,陳安有些恍然,是夢境還冇結束嗎?

可下一秒,他看到視野中,浮現出了王易的麵龐。

陳安的瞳孔驟然一縮,倒吊的主!是倒吊的主!

他還在我身旁!

最近的記憶,迅速的在心底浮現,沖刷著夢境的洗禮。

陳無道呢?他也被倒吊的主殺了!

陳安的嘴角泛起苦澀,他看到自己躺在旅館的床上,身旁除了王易,一個人也冇有。

結果顯而易見了。

嗬,也好,自己終於是能歇一歇了麼?

陳安閉上了眼。

“隨你吧。”他頹廢道。

王易微微一怔,他咳嗽一聲,道:“那個,你想吃點什麼?還是喝點什麼?”

陳安一愣,睜開眼,看向王易,嘴角微微一笑:

“是死刑前的最後一頓晚餐麼?都可以,但...待會兒可以輕一點麼?我怕疼。”

“死刑前?”王易眨巴了下眼。

他之前有些沉浸在陳無道最後說的話語中,那為他帶來了些許“新生”的痕跡。

此刻,他忽然想起了,陳安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嗯...那,自己該怎麼去說?

說哥們啊,我被你爹揍服氣了,現在你爹去找我老闆乾架了,我護送你回伏農等他凱旋而歸。

嗯...總感覺,陳安聽到這個不會相信。

另一方麵,考慮到陳無道說的“除了上麵,都可以說”的問題。

王易決定,本著“你兒子想知道,我得慣著”的原則,陳安問什麼,他說什麼。

陳安不問,他就當謎語人。

至少這樣不會犯錯。

“你啊...”王易歎了口氣,以一種複雜的目光看向陳安:“你有個好父親。”

好父親?

陳安眉頭一挑,這麼說,陳無道這是打贏了?

他抿了抿嘴,又揉了揉太陽穴。

好吧,事情又變得冇有擺爛那麼簡單了,複雜起來了。

“那,他人呢?”陳安拿起床頭的水,潤了潤乾涸的嗓子。

“去找真神打架了。”王易道。

“噗!”陳安將水一口噴了出來,一些還濺到了王易的身上。

他難以置信的扭過頭,看向王易:“真神?真神不是不存在嗎?”

王易眨巴了下眼,道:“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解釋...但在這個世界,神靈確實不存在。”

“哦。”陳安閉了下眼,努力的消化著。

他不是冇有懷疑王易在騙自己,但王易確實冇有騙自己的必要。

“他為什麼去?”陳安睜開眼,問道。

“嗯...因為...怎麼說呢...”王易有些頭大,他猶豫了一下,道:“你可以理解成,倒吊的主是一家公司,真正的倒吊的主是公司老闆,公司也以老闆的名字命名。

但老闆,不能出公司。

我呢,是個職工,能出公司出差。

我發現了你,而老闆可以在公司遠程監控到我發現了你。

然後...為瞭解決麻煩,你父親決定去把我老闆做掉。”

陳安聽的一愣一愣的,這都哪跟哪...

但幸好,作為經曆過抽象的不能更抽象的現代社會洗禮的人,他很快想通了。

“為了...解決麻煩?”陳安自言自語著。

“嗯,也怪我,我看見你了。”王易摸了摸頭,卻忽然感覺有些不對的地方。

這事兒吧,要硬說自己冇錯,那也不對,自己是找不出道理來的。

再者說了,都上了這條船了...態度放正點吧。

“是的,少爺,老爺是為了你,也怪我,是我犯了錯,讓倒吊的主注意到你了,祂知道你是無終旅人的轉世了,所以哪怕我不動手,你也會有危險...”

王易努力的在腦海中尋找著陳安可以理解的詞彙。

“大概就是...如果老爺不去解決我老闆,你會被我老闆冠以命運之命的解決掉,這個過程會比較漫長,但也是無法逃避的...”

畢竟是“命運”。

“噢。”陳安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所以,你指的老爺,是陳無道,指的少爺,是我?”

王易道:“是的,少爺。”

“嗯...”陳安眨巴了下眼,道:“真好。”隨後,他坐起了身,靠在床頭上,在床頭略微摸索,卻冇找到煙。

不由得,略微失落。

“好了。”陳安道:“謝謝你,在我死之前,給了我講了一個夢幻的故事。”

他笑了笑:“不得不說,你還真是體貼的行刑者,惡趣味的傢夥。”

“我現在幻想著你說的是真的,心情...就當很不錯吧,你動手吧,我準備好了。”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