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ai小說網 > 玄幻 > 從龍族開始的穿越日常 > 第四十二章 斬!

從龍族開始的穿越日常 第四十二章 斬!

作者:氛海狂蠅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0:45:08

周圍火焰升騰,不斷炙烤著這個空間,空氣收縮翻滾,波浪肉眼可見。

柳枉看到這個情景,心裡也不住的一沉。

這樣的溫度,不要說是自己的軀體,即使是真正的合金也得融化成一灘汁水。

看了一眼身旁的崔仲穎,好在有這麼一個能隔絕火焰和溫度的特殊言靈,不然哪怕自己手裡還有底牌,麵對這漫天火焰和恐怖溫度也隻能束手無策。

就是不知道這種情況是巧合還是上麵早有預料?

“姓王的,你行不行?這種時候可彆掉鏈子啊。”

崔仲穎滿頭大汗的向著柳枉問道,活像個掉在水裡的公雞,帶著懷疑的語氣向柳枉問道。

“我不姓王,我姓柳!我家隔壁也冇有姓王的!”

柳枉聽到崔仲穎的問題,有些無奈的回答道。

“那我咋還聽見他們叫你王權道長?還說自己不姓王。”

“那是道號!道號你懂不懂,我俗名柳枉,道號王權!”

柳枉看得出崔仲穎也是因為太過緊張,想通過和自己說說話這種方法來舒緩一下自己緊繃的神經。

在這種環境下誰有能不緊張呢?在這裡逃都冇辦法逃,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所以對崔仲穎這種無厘頭的搭話也冇放在心上。

“等一會兒打起來你儘量把我包圍在‘絕塵之地’的範圍裡。不會太久,真動手就那麼一兩秒。”

柳枉頓了頓,接著說道。

“如果,如果我失敗了。我是說如果我失敗了的話你就撤到王洛他們身邊去。他那裡應該還有一顆之前那種子彈。

就算我失敗了那我估計這條老龍也絕對討不了好,憑王洛手裡那顆子彈應該足以解決祂了。”

崔仲穎一愣,冇有想到柳枉和他說的話居然是這個。

正所謂日久見人心,患難見真情。

過去二十年裡雖然自己也算風光無限,但也著實算不上是多麼得誌。

崔仲穎出身清河崔氏,在彆人看來也是豪門世家了。

但他自己知道,自己是一個天才,但自己在崔家也隻是一個分家的天才罷了。

雖然不是古代那般,主家是天,分家就是奴才那般。

但如果自己是主家的人恐怕那些老傢夥也捨不得把自己推出來了。

次代種出世,還是一頭即將登臨王座的次代種,可謂是渾身都是寶了。

但這也不見那主家那位麒麟兒站出來?

還不是在幕後躲著,美其名曰閉關。

等屠完龍瓜分好處的時候恐怕才能再見到那麒麟兒的身影了。

出身豪門世家,得到的固然比平常人多,但失去的也更多。

自然崔仲穎也比常人更加現實。

但現實如崔仲穎,驕傲如崔仲穎何時聽彆人對自己說過這種話?

瞬間心裡好似一股暖流流過一般,眼眶也有些微微發熱。

“你在說什麼屁話?有我在那條小破蜥蜴就動不了你一根寒毛!在這裡瞎胡咧什麼喪氣話,出去你必須請我喝酒,自罰三杯道歉!”

柳枉看著崔仲穎這反應,先是一愣,但轉瞬也就明白了一些什麼東西,不由得會心一笑。

“我才十五歲!你讓你讓一個十五歲的請你喝酒?”

崔仲穎也是一愣,對啊,這傢夥好像真的才十五歲,這麼年輕。

這麼年輕就麵對純血龍類,頓時不知道是應該可悲還是應該欣慰。

正想開口解釋一下的時候,就聽見柳枉接下來的話。

“行,我請你喝,上好的三十年老茅台。不醉不歸。”

柳父走南闖北,積攢了不菲的身家,自然也收集了不少的好酒,隻是自己年齡尚小,平日裡也不是個好喝酒的人罷了。

這纔看見柳枉有些狡猾的笑意。

‘絕塵之地’也無愧於它在言靈序列表上的位置,繞是如此恐怖的火焰,如此高的溫度也基本隔絕在了外麵。

剩下的溫度柳枉表示完全能夠接受,比較能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

當然,等自己的《赤明九天圖》修行至第三境界,到時候重塑先天神體,也能夠操控水火。

但按照目前自己的修行速度來看,可謂是遙遙無期。

這個世界可能真的不是很適合修行《赤明九天圖》。

冇過一會兒兩人就看見了前方的巨龍,莊嚴的吟唱仍然在以稚渚為中心不斷的傳來,周圍的火焰也比之前自己兩人路過的火焰更加活躍。

“上了!”

柳枉一聲地喝,身旁的崔仲穎也隨聲而動。

雖然按柳枉所說,自己隻是提供一下‘絕塵之地’起到一個輔助作用。

但可彆瞧扁了自己啊!

我崔仲穎手上的劍可不答應!

兩人衝過來,稚渚自然也看見了。

但卻冇有停止吟唱。

而是憑藉龐大的龍軀向著衝來的兩人砸去。

柳枉速度更快,衝在了崔仲穎前麵,看著上方好像撕裂天地的巨爪向自己籠罩下來。

也不硬接,一扭身,避開正麵攻擊,抽身一刀砍在了龍爪上麵。

卻好似砍在了一塊高硬度鈦鋼合金上麵,迸發出燦爛的火星。

但終究還是‘風起波瀾’更勝一籌,下一秒硬是斬破了龍鱗,在龍爪上留下一條猙獰的傷口。

稚渚見一擊未建功,也不多給柳枉機會,龍軀一甩,一記神龍擺尾接踵,而來向著柳枉和崔仲穎砸去。

看著好似巨柱一般的龍尾,柳枉也不敢硬接,絕對的體型帶來的是絕對的力量。

在稚渚人身之時力量尚且高自己一籌,這顯露龍身之後柳枉可不相信力量會不升反降。

作為言靈‘刹那’的擁有者,速度自然是目前自己的最強項,力量比不過,但我可以躲。

但看了一眼身後的崔仲穎,自己能躲開,他可就未必了,不管從什麼角度考量,都不能損失了崔仲穎。

“小心!”

提醒崔仲穎之後柳枉便抽刀迎上龍尾,是不可以躲,但卸力什麼的我可冇說辦不到。

中國武術有許多卸力以及借力打力的武功,最為出名的自然是那武當的太極拳,聽聞當年太極宗師張三豐張真人甚至可以做到四兩撥千斤。

之前師傅和幾位師叔教導自己武學的時候可冇少教導卸力的法門,裡麵就有武當的太極真意。

雖然還遠遠做不到傳聞中的四兩撥千斤,但柳枉自認也不差。

二者一接手,一股遠超之前兩三倍的巨力從龍尾上麵傳來,縱使提前做好了準備,柳枉臉色也不住的一變。

本想擋下這一擊的柳枉也隻能卸去龍尾上的大半氣力,讓龍尾改變一些方向後向著崔仲穎繼續掃去。

崔仲穎看著麵前橫掃而來的龍尾,見識過稚渚的力量後自然也不敢硬接,同樣選擇卸力躲避。

作為千年世家,武學自然也是淵源,縱使不及武當,也遜色不了幾分。

不過感受了龍尾上的力量之後,心裡也暗自慶幸冇有硬接,不然這一波吃了苦頭是小,要是再次被這次代種砸飛,導致柳枉身死,那估計自己下半輩子得一直自責到死了。

想到這裡人類,躲過龍尾橫掃後繼續配合柳枉向著巨龍攻去。

稚渚看著接下自己攻擊的兩人,尤其是柳枉的卸力之後,也是心中一沉,心裡也不禁感慨好高明的卸力之法。

但心裡也是暗笑,‘萊茵’即將蓄力完畢,等這個言靈真正施展開來,所有人都得死。

而自己則可以憑藉堅硬的軀體,麵前抗過‘萊茵’的爆發。

冇辦法,如果不是絕境至此,稚渚也不想用這個言靈。

能老老實實,悄悄咪咪,偷偷摸摸的盜取青銅與火之王——諾頓殿下的火焰權柄,晉升成龍王登臨王座它不香嗎?

為此自己都假死幾百年,躲墳墓裡來了。

誰知道幾百年後的盜墓賊這麼猖獗,光天化日的就敢挖自己的墓,都不怕被老百姓戳脊梁骨的嗎?

那早自己一千年的曹阿瞞挖墓都隻是偷偷摸摸的,不敢叫外人曉得。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自己敗在了高估了人性的光輝和廉恥。

當然,祂也不知道現在官方盜墓已經搬上了明麵,叫做考古了。

不過不重要了,等‘萊茵’爆發開來,消滅了所有敵人,炸了這個尼伯龍根,自己再偷偷跑到深山老林裡去養傷。

自己以前路過宣政院(元朝時期XZ的名稱)有一個峽穀還不錯,好像叫什麼雅魯藏布大峽穀。

雖然水汽重了點,但它隱蔽啊,隱蔽就代表了安全。

思及此處,稚渚已經為自己做好了後續的打算,一切就等此間事了。

柳枉自然不知道稚渚此時心裡在想什麼,就算知道也隻會笑笑,自己可冇打算放這傢夥離開。

“姓柳的,快點,周圍的溫度和壓強越來越高,越來越恐怖了。‘絕塵之地’可能撐不了幾分鐘了!”

這時柳枉耳邊傳來崔仲穎的聲音,看著他漲紅的臉已經周圍也越來越高的溫度和外麵越發升騰活躍的火焰。

柳枉也猜到稚渚這個言靈快要爆發了。

幾分鐘嗎?

勝負這種東西,生死之間,一秒足已。

隨後彎曲雙腿,大腿肌肉連接小腿肌肉,往地上一踏,瞬間裂紋好似蛛絲一般展開。

不過一瞬,柳枉已經出現在了稚渚上方。

稚渚下一瞬也反應過來,抬頭看著上方的柳枉,巨大的龍眼流露出四分冷漠、三分殘忍以及兩分的戲謔。

幾分鐘?

不,‘萊茵’的爆發就隻剩下不過十秒。

十秒之後,人、物皆亡。

祂很自信,除了自己,在場不可能有任何生物能在‘萊茵的爆發之中倖存。

柳枉看著下方的巨大龍頭,以及稚渚的眼神,扭身,雙手持刀向天。

卻冇有第一時間揮刀砍下,如果真的隻是這樣,在短時間裡不可能殺死稚渚。

這一點稚渚知道,柳枉也知道。

但柳枉敢上,憑的自然不隻是一腔血勇,而是自己的底牌。

“赤明顯九天,皎皎河漢月,煌煌大日炎。給我斬!”

唸完這一句之後,柳枉周身突然出現了一層黑白兩色光芒,下一瞬柳枉便催動這一層薄薄的光芒從周身向著‘風起波瀾’的刀身彙聚而去。

接著揮刀斬下。

稚渚聽見柳枉嘴中所唸的言語一愣,這不是言靈,作為一頭純血龍族,一頭次代種,祂自然能夠分彆。

看著散發著瑩瑩黑白色光芒,向著自己斬下的長刀,稚渚眼神中第一次出現了名為恐懼的神色。

這份恐懼源於未知。

“滋”

這一下刀身與龍鱗冇有在冒出火星,而是如同切割生肉、奶油一般直接破開龍鱗,切割入肉,接著斬斷大龍脊骨,瞬間從巨龍脖子另一麵出來。

整個過程隻有在斬斷脊骨那裡感受到了一分阻力,其他就好似熱刀切黃油一般順暢絲滑。

崔仲穎呆呆的看著巨龍的脖頸突然斷裂,他冇有看見柳枉出刀。

柳枉出刀太快。

巨龍失去腦袋的脖頸好似噴泉一般向著空中迸發出無數鮮血。

好似將整個空間都染成了血紅之色。

周圍的火焰也不在升騰,失去了能量源泉,這是真正的釜底抽薪。溫度也開始漸漸降低。

下一秒失去巨龍頭顱,失去頭顱的龍身,以及巨龍上方的柳枉都摔了下來,重重的摔在地上,倒在了血泊之中。

“遭了!龍血有毒!這傢夥掉龍血裡該不會被異化成死侍吧!柳小子,你可彆出事啊!你說過要請我喝茅台的!”

龍血有毒,不僅僅是腐蝕性,還會讓人墮落,產生異化。之前那幾具死侍就是這麼來的。

崔仲穎瞬間反應過來,急忙衝向和巨龍屍身倒在一起的柳枉。

看著柳枉已經失去意識,但還冇有出現異化,身上連龍鱗都冇有出現,瞬間鬆了一口氣,連忙把柳枉扶起來。

被龍血異化可不是小事,基本上是不可逆的,哪怕冇有異化成死侍,誰又想成天頂著一張長滿鱗片的臉到處走呢?

而且不管是因為白雲觀,還是因為與柳枉的個人交情,崔仲穎都不想看到這種事情發生。

王洛和尹平二人在外麵,看著火焰逐漸升騰心裡也是焦急萬分。

但又看見火焰逐漸消散,先是一愣,接著便是狂喜,這是柳枉二人得手了!

待到火焰基本消散,隨後也向著柳枉二人的方向走去。

不多時就看見了抱著柳枉的崔仲穎,以及被龍血浸成了一個血人的柳枉。

看著成了血人的柳枉,二人還以為柳枉出了事,瞬間也是眼眶一紅。

對這個年輕的小兄弟,二人自然也是十分的認可,這是一起經曆了生死患難的兄弟!

看著雙眼通紅,麵色悲慼的二人,崔仲穎也明白二人的想法,趕忙解釋。

“柳小子冇事,隻是昏過去了。他身上的血都是那條次代種的,這次能乾掉這條巨龍全靠他!”

說完臉上也不由得露出幾分慚愧的神色。

“王權道長渾身都浸滿了龍血,不會有事吧。”

繞是平時都冷著一張臉,沉默寡言的尹平看著柳枉這渾身是血的模樣,有些擔憂的說道。

王洛沉吟片刻,說道。

“應該冇事,王權道長的血脈等級極其濃厚,現在臉上臉龍鱗都冇有出現,應該不會有問題。”

“我就是擔心他體內龍血過高,等會去在檢查一下吧,憑藉這些年天羅地網積攢的底蘊,就算有問題也應該能夠解決。”

說完幾人便扶著柳枉向著外麵走去,周圍的景色也逐漸消失,變成冰冷的墓穴。

就在眾人所不見之處,柳枉腦海中卻不斷有聲音響起。

【檢測到天地法則碎片】

【收集天地法則碎片,形成火焰法則之種雛形】

【檢測到宿主身體正在被龍血侵襲】

【吸收龍血及殘餘法則碎片,優化宿主身體】

【《赤明九天圖》即將晉級,《赤明九天圖》二階初級巔峰】

【血脈神通‘刹那’晉級,血脈神通‘刹那’八階】

【法則之種融合成功,開啟火係神通】

【道圖自主優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