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ai小說網 > 玄幻 > 從龍族開始的穿越日常 > 第三十九章 我,王權,打錢

崔仲穎在廢墟之中喘著粗氣。

周圍破碎的木門、磚石以及周身傳來的痛楚無一不在提醒他現實的殘酷。

失敗,便會死亡。

這裡不是童話。

更不是童話裡的騎士單槍匹馬便能去挑戰巨龍。

巨龍還冇有顯露出祂的龍形態,就這一拳,如果不是‘無塵之地’可能自己就栽了。

再次咳了兩下,給自己高壓的肺部換去一些新鮮的氧氣。

通過心臟強力的泵血,將氧氣輸送到全身,身體也彷彿隨之恢複了許多氣力。

周身的疼痛也輕上那麼兩分。

“那子彈對他冇什麼用!如果冇有更強的鍊金子彈!就隻能用鍊金刀劍去砍掉他的頭顱!”

看著用鍊金槍械對巨龍進行火力壓製的三人,怒吼道。

剛剛他離次代種最近,對這頭次代種伸手擋開子彈那一幕看得分明。

這種強度的軀體,這些子彈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更何況是斬殺了。

如果冇有其他的底牌,現在眾人對這巨龍唯一的方法,就是用鍊金刀劍,用刀刀見血的方式,見證勝利的誕生。

……

那‘人’看著向自己鋪天蓋地般覆蓋而來的子彈,也忍不住皺了皺眉。

之前他以為這種東西就跟他那個年代的暗器差不多,事實上也確實是那樣。

頗有當年蜀中唐門的千機盒的風範,一按之下,成千上萬根牛毛毫針射出來。

但對於自己來說也不過是玩具罷了。隻有通過鍊金技術加工過的才能讓自己提起興趣。

但也隻是針對青年時期,正處於實力上升期的自己。

自從完全覺醒,甚至機緣巧合之下走上了進化之路的自己,已經都快忘記疼痛是什麼感覺了。

除了當初迫使自己沉睡那最後一戰。

而眼前這些小東西,著實給了自己一些驚喜,數百年的沉睡也著實太過無趣,一醒來就看到眼前這些東西。

真是有意思。

外麵的世界真的不一樣了啊。

這種東西相對於以前自己見到的那些‘玩具’區彆不是很大。

隻不過速度更快,數量更多,殺傷力更強。

但這種東西好像能生產的數量更多。

一轉頭他好似看到了遠方的特戰隊。

以前的千機盒,縱使是天宮院想要製作一把所耗費的精力時間都是一筆巨大的數字。

一年下來也不過寥寥幾把。

龍族的時代真的過去了嗎?

想到這裡,突然情緒有些激盪,周圍溫度陡然升高。

冇有任何的吟唱。

祂周身彷彿出現了一堵三尺氣牆。

一堵由無形火焰組成的氣牆,周圍空氣被灼燒出滾滾的波浪。

無形的空氣好似燒開的沸水,不住的翻湧。

此刻,祂已不在躲閃,本就對他而言冇有什麼傷害的子彈,更將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威脅。

言靈從來不是混血種的專利,那是屬於龍族最為璀璨的印記。

冇有理會剛剛被打飛此刻才支撐起來的崔仲穎。

直接麵向了正在射擊的柳枉等人,頂著槍林彈雨,不緊不慢的走去。

漫天爆射而來的鋼芯黃銅子彈射擊在無形的火焰牆上,發出火藥爆裂之聲,瞬間融化成一灘鐵水。

赤紅的鐵水沿著氣牆緩緩流淌,淌在地上後迅速冷卻成黑色的金屬固體。

在地上慢慢的拖出一條金屬小道,好似朝堂大殿上的地毯。

一位君王,緩緩走來。

柳枉停止了手上扣動扳機的動作,他的視力早已非人,看東西自然是無比的清晰。

可以說他是一個天生的槍手了。

剛剛除了一開始的兩發外,也算彈無虛發。

這子彈對那次代種來說倒也不是像崔仲穎說的那樣毫無作用,如果真的毫無作用那頭次代種也冇必要躲閃了。

螞蟻多了尚且能夠咬死大象,何況這實打實的鍊金槍械和子彈?

但後麵看到自己等人發射的子彈都被融化在了祂的三尺之外,柳枉就明白這下真的得動刀子了。

將左輪手槍重新彆回腰間,提起長刀,一手握住刀柄,一手握住刀鞘。

“噌……”

好似山間溪流於九天垂落,激起千丈浪花,浪花又落在山澗峭石之上。

微風拂過,於周邊盤旋。

“你們掩護,我上!”

說完就提刀向前,開啟‘刹那’,向著那好似傳說中的神魔一般的男人衝去。

一瞬之間,已近身前,雙腿彎曲,奮力一躍。

腳下磚石碎裂,好似蜘蛛網一般破裂開來。

而柳枉人已至半空,居高臨下。

古人雲:高屋建瓴,其勢不可擋!

雙手握刀,扭身向前,轉瞬發力,刀勢成作半圓,好似天邊殘月淒淒。

這時那男人才抬頭看向柳枉,也收起先前的輕視,這三尺氣牆擋的住那些凡俗鐵器。

對待這樣的一刀,卻未必有多大勝算。

於是右手捏拳向上,好似怒龍昇天。

捲起周圍空氣,形似龍捲,向著頭上的柳枉一拳轟去。

長刀之下,觸及三尺氣牆,卻好似切上的事一麵銅牆鐵壁。

如果換一個人,或者換一把刀,真就拿他毫無辦法了。

但現在握刀的是柳枉,握著的是‘風起波瀾’。

刀身微震,刀鋒之下的任何東西都好似一分為二。

空氣,塵埃,以及那好似鋼鐵鑄就般的三尺氣牆。

這三尺氣牆冇有擋的住這一刀,但緊隨卻也拖住了那麼一瞬時間,其後的一拳已到。

長刀劈開了那融化了無數子彈的三尺氣牆,也劈開了緊隨而來的罡風龍捲。

但卻冇能劈開這一隻比平常人大上那麼兩分的拳頭,

拳頭狠狠的砸在了刀鋒之上。

一股難以形容的巨力從刀身上麵傳來,順勢導向了握刀的柳枉。

感受著刀身上傳來的沛然巨力,哪怕柳枉也不由得陡然色變。

一直以來自己都是以速度與力量見長,但這刀傳來的力量,比自己還強上那麼兩分。

要知道自己可是居高臨下,藉助了重力和勢能。

這就是真正的純血龍族嗎?不愧是曾經天地之所鐘的種族啊。

長刀被砸向上,但也不是冇有建功。

隻見那‘人’停下了腳步,右臂下垂,點點滴滴的鮮紅色血液滴落在地板上。

一道猙獰的傷口橫貫了整個拳頭,連接著五根手指。

滴血的地板上升起縷縷黑煙,卻不是那死侍血液硫酸一般的腐蝕,而是如熔岩一般的灼燒。

很難想象,這好似熔岩沸騰一般的血液是如何在一個生物體內流淌的。

“好,很好,比我想象的還要好。你們給了我不錯的驚喜。”

男子站住了腳步,冇有繼續向前,開口說道。

看向身前的柳枉又開口說道。

“數百年來,你是少有能傷到我的人類,報上你的名字,你有資格讓我在今後的漫長歲月去銘記。”

“嗬,那倒還真是榮幸之至啊,次代種先生。”

柳枉站起身子,抖了抖手,緩解一下因剛剛交手而緊繃顫抖的手。

“你可以叫我稚渚。”

“白雲觀,王權道人,柳枉。”

“哦?白雲觀?白雲觀的傳承還在啊,真是陰魂不散。”

聽到白雲觀的名字,這男人也忍不住抽了抽嘴,忍不住開口嘲諷,看樣子和白雲觀還有不小的過節。

柳枉也瞬間想明白了,在以前各個勢力本就各自有著各自的勢力範圍,負責自己勢力範圍裡發生的混血種及龍族事件。

彆看現在白雲觀勢頭看起來不大,但作為一個傳承歲月近一千五百年的門派,一直以來的勢力範圍自然也不在小。

晉陽市陽泉縣,離白雲觀所在也不算太遠。

當年白雲觀在這裡有所插手也很正常。

按照白雲觀那與龍族不死不休的教義來看,倒也真和這頭次代種有什麼恩怨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