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ai小說網 > 玄幻 > 從龍族開始的穿越日常 > 第三十五章 斬死侍

從龍族開始的穿越日常 第三十五章 斬死侍

作者:氛海狂蠅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0:45:08

劍光飛舞,劍氣四橫。

崔仲穎與那持劍死侍打得你來我往,倒也有些焦灼。

光以劍法而論,自是崔仲穎要高上一籌,一手君子劍法如潑墨山水,儘顯靈動飄逸。

不時之間也就對那持劍死侍增添兩三劍痕個。

但那死侍好似已經失去知覺一般,一舉一動,一招一式之間也還是如之前一般,竟冇有受到一絲一毫的影響。

而死侍的身體素質本就遠遠強於一般混血種,無論攻擊還是防禦和力量上麵都有顯著的優勢。

畢竟一般隻有龍族血統超過50%纔會意識失控成為一名死侍。

而失去作為人類的慘痛代價,換來的就是強大的力量。

當然,從古至今,也有人在探索血脈的道路上不斷的前行,希望走出一條增加龍血濃度卻能完美掌控,不至於血脈失控而變成死侍的道路。

但成功者寥寥,即便成功了也絕不告與人。

而越是危險的言靈,其使用者的血脈濃度越高,越存在失去控製而變成死侍的可能。

這也是將89號言靈以上列為危險言靈的緣故。

言靈階位越高,威力越強,也就越容易失控。

而這名死侍的言靈‘重虎’在序列表裡的排名高達102,用至深層,甚至可以拉下隕石。

這也是他為什麼淪為死侍的原因。

哪怕冇有拉下隕石,來個天崩地裂,同歸於儘。

在‘重虎’的加持下,一招一式之間,也彷彿蘊含了天地之威。

在‘重虎’的領域籠罩之下,對敵人造成的壓迫力也是無與倫比的。

即使是最低層次的二階‘重虎’的二倍重力之下,一名普通人冇幾分鐘就會因為受不了壓力的增大而內臟破裂而死亡。

就像深海裡的魚被人給釣了起來,若是想放生,那就必須給它肚子上來兩刀。

這不是殘忍,而是讓魚兒我體內的壓強與外界相同,這纔不至於因壓力的不同而死亡。

但在這種環境下,卻不能給人兩刀,那估計冇把內臟壓破裂,人就先流血死亡了。

即使給了兩刀,人的內臟還是會因為這巨大的重力而破裂,從而導致人的死亡。

畢竟這是一個由低到高的過程,而不是由高到低。

當然,箇中滋味,也隻有崔仲穎最能感受。

明明是想要用言靈快速解決戰鬥,但冇想到反而激起這個死侍的言靈。

哪怕有著‘絕塵之地’的庇護,崔仲穎也還是感覺到壓力倍增。

畢竟‘絕塵之地’受到的壓力也會有一部分傳導在使用者的身上。

世界上哪有什麼完美的事。

即便如此,在捱上那死侍一劍重擊之下,崔仲穎也會雙臂發麻。

萬幸這名死侍已經不算真正的人類了,無論敏捷性還是技巧都有一定的欠缺。

不然搞不好他真得栽在這裡。

不想王洛、柳枉等人插手是真的,畢竟這是他的對手。

但明白必須儘快解決戰鬥,免得夜長夢多也是真的。

崔仲穎思及此處,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

我特麼倔個啥啊。

早早的打死麪前這鬼東西不好嗎?

好在不論是王洛二人還是柳枉,都很默契的無視了崔仲穎之前的倔強。

等屠龍結束了,你愛上哪兒倔上哪兒倔去。

在山坡上倔成一頭大母牛了都冇人理你。

現在想犯倔?

那不行。

王洛看著正在打鬥的崔仲穎和死侍看得出神。

看著仍然釘在空氣中的兩顆子彈,心裡十二分的糾結。

臉上也陰晴不定。

不用賢者之石打造的子彈,那就意味著得慢慢等這兩人打完了。

自己等人插不上手,而崔仲穎能否真的解決對方也是一回事。

如果用了賢者之石,那就代表賢者之石隻剩一顆了。

一顆賢者之石就代表著關鍵時候隻有一次機會。

失去就冇有了。

零容錯率。

麵對一頭即將登臨王座的次代種,哪怕是對自己在有信心的人也難免會出現差錯。

自己也不例外。

內心自然天人交戰。

尹平看向王洛默不作聲,麵對這種情況他也冇有好辦法。

王洛的底牌他也是知道的。

畢竟那兩顆賢者之石王洛來不及使用的話,就是自己肩負射出它們的責任。

但現在這種情況他是冇有決定權的。

這也的確是一個很麻煩的抉擇,同時這也是一個天大的責任。

如果因為這一顆賢者之石而冇有成功屠龍,那麼他們兩人都將被送上軍事法庭。

或者在酆都監獄了卻餘生。

如果能活著的話。

所以他完全能夠體會王洛的掙紮。

但他現在隻需要服從,這是作為一名軍人刻在骨子和血液裡的基因。

柳枉在一旁看著王洛臉上陰了又晴,晴了又陰。

哪裡會猜不出他心裡在想什麼。

不外乎是有什麼代價昂貴的後手罷了。

但看到這個自始至終都和煦從容的少校露出這幅模樣,倒也是人生一大樂事。

但,這種抉擇,卻是冇有什麼必要了。

至少柳枉心裡是這麼想。

搖頭一笑,上前一步拍了拍王洛的肩頭。

“要是捨不得用,那就留著好了,交給我吧。”

仍在思緒翻飛的王洛感受著搭在自己肩頭的並不算寬闊的手掌。

一愣。

聽見柳枉說這話後更是有那麼一絲啞然。

不禁轉頭看向柳枉。

“有把握嗎?”

“如果隻是這種程度的領域的話,應該冇什麼問題的吧。”

柳枉聳了聳肩頭說道。

麵對這種程度的領域。

他對自己很有信心。

也對自己的刀很有信心。

哪怕是在‘重虎’產生的重力的影響下。

“行,那就交給你了。儘快解決掉那隻死侍,免得夜長夢多。”

作為這個帶頭的隊長,對手底下的人自然是有那麼一些瞭解的。

儘管對柳枉這位白雲觀的王權道人的實力還是十分認可。

但是對‘刹那’破開‘重虎’和‘絕塵之地’的雙重領域,卻是缺乏那麼一些底氣。

柳枉轉頭看向崔仲穎和那名死侍,兩人仍然在纏鬥不休。

索性閉上雙眼,調節好自己的呼吸。

一呼一吸之間,又彷彿回到了白雲觀後山。

麵對朝陽初起,天上的第一抹金光,透射在天邊白雲之上,染出一片紫霞。

彷彿看到了那一抹紫氣,不遠千萬裡東來。

腦海中畫麵此起彼伏。

心緒卻越發平靜。

靜。

極靜。

慢慢的周圍的一切都漸漸出現在了柳枉的腦海。

崇天門。

四周高牆。

青石鋪就的演武場。

以及正在持劍相鬥的崔仲穎和那名持劍死侍。

崔仲穎劍光一閃,又在那死侍身上增添兩三傷痕。

其中一道甚至在那死侍臉上。

死侍身上不住低落的黑血宛如石油一般深沉。

滴落在青石地板上卻腐蝕出一個個小洞。

甚至冒出絲絲青煙。

這那是什麼血液。

哪怕濃硫酸也冇有這種恐怖的腐蝕性了。

就在那死侍到不容易以傷換傷,拚著身上的再填一道傷痕,終於抓住機會向崔仲穎一劍劈去。

將崔仲穎劈開的一瞬間。

柳枉睜開了雙眼。

眼睛了寒芒一閃而過。

‘刹那’六階瞬間開啟。

六十四倍神速。

加上原本就強悍到不可思議,又經過強化的身體。

一瞬間產生的速度何止常人百倍。

手中的‘風起波瀾’也終於在進入尼伯龍根後第一次出鞘。

空氣中瞬間泛起淡淡微風。

而轉瞬風止。

站在原地的柳枉已經消失不見。

下一瞬出現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那死侍身後。

原本因為‘重虎’而被壓迫在青石地上的塵埃終於輕輕揚起。

那死侍巍然不動。

胸前卻出現了一條自肩斜向的細密血痕。

淡淡的血珠從裡麵滲出。

而那死侍的上半身卻好似一塊斜著切開的豆腐,靜靜從腰間滑落。

這時地麵纔出現一道數米長的細細刀痕。

而‘絕塵之地’也好似一塊塑料殼一般也出現一道裂痕。

下一秒就如戳破的泡沫,消散不見。

崔仲穎躺坐在地上,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雙眼圓睜,卻說不住一句話來。

這一刀。

超過了他的想象。

也打破了他一直以來的驕傲。

同樣驚得說不出話來的,還有持槍瞄準,呆在了原地的王洛二人。

原本他的打算是在柳枉打破領域的一瞬間對著死侍開槍射擊。

但很明顯。

已經冇有這個機會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